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

基金? 美元升息 仔細考慮~~!!

「美國不是一直喊說要升息嗎?怎麼突然又不升了?」這個問題在這一段日子裡,一直在我腦中盤旋不去,好不容易等到今天的阿蘭姐理財便當會,我當然第一個搶頭香發問。
「你沒聽過『以鄰為壑』這句成語嗎?」企劃部小馬不等阿蘭姐回答我問題,馬上就開口講話了。
阿蘭姐是本公司的投資理財高手,綽號「八面玲瓏玉觀音」,講出來的話句句是金言。但小馬哥卻是個愛耍嘴皮子的不成熟男性,講出來的話常常不經大腦,而且還常酸言酸語,令人討厭。
這一回,小馬能出口成章,有點令人意外。但我還是回嗆:「『以鄰為壑』跟美國有何關係?」
「因為之前降息的這一劑退燒藥太猛了,全球經濟市場都受不了,年初各地股、匯市都在跌,現在只好暫緩升息,以免其他國家的市場繼續打冷顫啊。」小馬一口氣說完,還得意地問阿蘭姐:「老大,您說是吧?」
阿蘭姐笑著說:「難得小馬會用成語,值得鼓勵一下。但可惜,你這分析說對了一半,也說錯了一半。」
「我就說嘛,狗嘴怎麼吐得出象牙呢?」我訕訕地笑著。
QE量化放水多 金融市場波濤洶湧
阿蘭姐說:「其實『以鄰為壑』這句成語用得相得好,典故其實出在戰國時期的孟子身上,因為他老是告誡各國領導人,必須學習大禹治水的精神,多投入點錢做公共排水設施,把洪水排到大海去,排水溝不要只做到邊界就停了,這樣鄰國的人會倒大楣。」
「原來這成語是孟子說的啊,那我還真有學問!」小馬又自鳴得意了起來。
阿蘭姐不管小馬哥跳樑小丑般的姿態,繼續評論說:「之前美國為了挽救國內金融市場與刺激國內經濟,實施了好幾次量化寬鬆QE政策,這就好比是放水到市場上,結果國內大水雖多,但往外流到海外市場的更多,造成新興市場股、匯雙漲,石油、原物料與黃金等以美元計價的商品,也因美元跌而天天漲個不停,這才叫『以鄰為壑』。」
「阿蘭姐說得真好,拍拍手,這才叫專業。哪裡是什麼降息退燒藥打太猛了的鬼話。」我興高采烈地說。
「小馬也沒完全說錯啊,」阿蘭姐說:「因為之前幾年的QE量化寬鬆放太多水到各地了,如今全球資金大水氾濫成災,美國只好趕緊透過升息把水給收回來。結果這一收才發現,全球各地的經濟體質還沒調上來,大家還想透過寬鬆貨幣來刺激經濟,因此又期待美國不要收回資金。」
「這就怪了!」我說:「假如之前幾波QE政策叫『以鄰為壑』,後來停掉QE而升息,不就應該叫『不以鄰為壑』?『不以鄰為壑』不是鄰居受災各國都該額手稱慶,怎麼還拜託美國說快『以鄰為壑』、快『以鄰為壑』呢?!」
看準資金趨勢 佈局美國、新興市場股債表現
我這番話,說得大家哈哈大笑,只有阿蘭姐很肯定地說:「你講對了,從2008年世紀金融海嘯發生以來,全世界的市場邏輯就亂了套,所以大家活在一個非常詭異的世界裡,大家都要靠打資金強心針來刺激景氣復甦。只能說,目前只有美國經濟展望樂觀,其他歐、日、中各國還搖搖擺擺吧?」
「這樣說來,我們投資人該怎麼辦呢?難不成也亂了套,最後全都住套房?」我說。
阿蘭姐說:「也無需悲觀,趨勢往哪走,投資人的錢就該往哪去。美元暫緩升息,讓國際資金停止快速回流美國,甚至還倒流回新興市場與原物料、黃金等商品市場,這都是投資人可以著墨的標的。」
「難道只看資金面,不用看基本面?」我說。
「說得好!」阿蘭姐又讚了我一聲後說:「如果懂得在國際資金潮流的趨勢中,再根據基本面去選擇經濟表現較好的國家,或者產業體質已經變好的市場,自然就能兼顧資金面與基本面行情而擁有較大贏面了!」
「怪不得最近不少新興市場,像印度、印尼的表現特別好,原來背後還是有基本面撐腰啊。」小馬哥感嘆地說。
「其實美國不收水,而自己的經濟體質又變好,投資人更應該佈局美國才可以兼收基本面與資金行情的漁翁之利。」我說。
「沒錯,你們都很聰明!」阿蘭姐總結說,此時分散布局有「美國專家」稱號的富蘭克林坦伯頓系列基金,如「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」、「富蘭克林高科技基金」、「美國機會基金」等,以及布局新興市場的「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小型企業基金」、、「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資金(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)」等,就可掌握到美元緩升息下的兩大獲利方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