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月17日 星期六

開放式辦公室與圓形監獄

(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avid Sim)


開放式辦公室(Open Plan Office) 愈來愈常見,對於推崇開放式辦公室的人來說,此舉除了可以降低建築成本外,拆下partition,辦公室自然寬敞了、光線也充足了,最重要的是,連同事們的溝通也多了。乍聽之下開放式辦公室應該是你我都喜歡的,可是對於需要高度集中的同事來說,在開放式辦公室工作跟在街市上班沒兩樣。


(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Friman)


 


先別說我沒興趣去聆聽同事那些與我無關的對話,就私隱度而言,開放式辦公室跟監獄如出一轍。別以為說成是監獄太過誇張,若果你有時間翻查文獻,或只是簡單的在GOOGLE裡搜尋,你會發現,開放式辦公室其實是參照十八世紀的「圓形監獄」 (Panopticon) 設計而成。


話說當年監獄管理費高昂,加上監獄空間不足,英國哲學家傑里米·邊沁(Jeremy Bentham)便構想出圓型監獄。簡單來說就是將環形建築分隔成囚室,囚室的一邊向外,以便採光,而另一邊則面向中間的高塔,監視人員坐在高塔內可以隨時監視任何一個囚室。相反因為逆光的關係,犯人無法看到監視人員,以為自己時刻受到監視而惶恐不安。


 公司剛剛完成裝修,並選用了開放式辦公室,顧名思義,我的座位亦非常「開揚」。在世界中心的我, 呼喚不了愛,卻只得到「監獄風雲」。我打電話給誰,正在用EXCEL,還是在做PPT,基本上大家可以一目了然,毫無私隱可言。老闆(以及其心腹)當然也可以安在位中,隨時監視同事們的一舉一動。老闆對於新裝修的辦公室讚不絕口,我想除了新穎的設計外,這個開放式辦公室或多或少滿足了他的監控意欲。上班如坐監,當知道連辦公室裝修都參考監獄的時候,試問我又情何以堪? 即使算不上惶惶不可終日,我卻確實「周身唔聚財」。


來源: http://blog.xuite.net/_my2/article_post.phtml?bid=3476588